如『您的瀏覽器不支援JavaScript功能,若網頁功能無法正常使用時,請開啟瀏覽器JavaScript狀態。
:::

專家建議

西進熱退燒,東協成就業新寵

上架時間: 2020/10/20
點閱數: 140
文:吳佩旻

新冠肺炎肆虐,引發全球大恐慌,中國大陸的供應鏈「大斷線」,對總體經濟帶來的傷害有多深,至今仍難以計數。 從2019年中美貿易戰開打,到今年爆發新冠肺炎疫情,分散風險成了未來各家企業布局時,不得不納入的重要目標。但,所謂分散到底該走向何處?來自各領域的觀察及多項指標均指出,這波「台商大遷徙」的其中一個停留地,預料很有可能會落腳東南亞。



西進曾經是台灣人海外工作的第一選項,但現在這個態勢要轉變了。

        1987年,台灣開放赴中國探親,同時中國官方對台商大開福利;中國相對低廉的人力、土地成本,吸引台商相繼帶著銀彈前進中國設廠。到了1990年,台灣政府發布《對大陸地區從事間接投資或技術合作管理辦法》,等同默許台商登陸投資,進一步激化台商的登陸淘金熱潮。

        隨著赴陸設廠成為常態,台商對中國的黏著度逐年提升;根據經濟部投資審議委員會統計, 我國自1991年開放台商申請赴中投資以來,截至去年底已累計約5.5兆元,不少大廠都將主力生產基地投擲在中國。

        以IT(Information Technology)產業來說,如鴻海、和碩及台達電等大廠,高達約7〜8成的產能來自中國;傳統產業如台泥與亞泥,在中國也有約6〜7成產能。

        新冠肺炎疫情讓中國從武漢開始,陸續封閉湖北、浙江、廣東等共27個城市。加上官方議定的復工時程各地不一,員工自外地返廠還得隔離14天,「缺料」、「斷鏈」等狀況層出不窮,大幅衝擊台灣企業的營收表現。

        據台灣證券交易所公布的資料顯示,國內上市櫃企業2月營收總額滑落至2.09兆元,月減21%、年減4%,創下2016年2月以來新低。

        台商有多依賴中國市場?數字會說話:根據財政部海關進出口統計,SARS(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)疫情當年,中國(含香港)占我出口比重約35%,但截至去年已增至40.1%。

        中港占我國的進口比重,也翻倍成長(從10%增至20%),若從貿易總額來看,短短十幾年,更從13.8%大幅躍升至30.9%。在兩岸往來如此密切的情況下,如果中國經濟飽受肺炎所困,台灣也很難全身而退。



現況:疫情使台商紛紛撤陸,全球職場版塊起變化

        新冠肺炎疫情迫使台商重新思考布局,背後還有另一個原因:中國已漸漸失去投資優勢。

        行政院主計總處國勢普查處副處長潘寧馨日前表示,近年中國的工資、土地等成本不斷提高,台商在中國的投資已逐漸減少。

        根據主計總處的最新調查,國人赴中工作人數從2014年起已連續5年減少,到2018年,僅剩40.4萬人,寫下2008年以來新低。

        104獵才招聘暨人才經營事業群資深副總經理晉麗明指出:「隨著中國的生產成本增加、美中貿易戰開打,台商已逐漸將供應鏈移出中國。這次新冠肺炎凸顯當地醫療資源分配不均問題及封城效應,更成為讓台商決定重新布局的加速器。」

        2002年, SARS在中國大陸廣東爆發,疫情也曾影響亞洲各國經濟。但當時疫情未蔓延至全球,加上中國各省市未祭出封城措施,對台商投資意願影響不大。

        然而,新冠肺炎的狀況顯然與SARS截然不同,剛經歷過中美貿易戰衝擊的台商們,開始更審慎思索,到底該怎麼做才能不再被中國左右未來營運。



挑戰:東協當地員工較年輕、學習快,要克服的是語言和文化

        當西進熱潮退燒,台商想尋求新的生產基地,能將目光擺向何方?東南亞成為其中一個選項。

        經濟部政務次長王美花今年2月出席國貿局新春記者會時表示,新冠肺炎疫情使台商「印象太深刻」,未來勢必得分散風險。她透露,在疫情擴散期間,已有台商主動請求經濟部協助公司轉往東南亞生產。

        晉麗明也分析,馬來西亞、越南、菲律賓等地可能是台商前進的下一站。因為東協國家的關稅障礙、土地及勞工成本都相對較低。即便台灣強調產業升級,但要跟中、韓等國競爭,成本仍是關鍵。因此,台商首要考量的廠區應包括勞動力是否充足、基礎建設是否符合廠商需求等。

        不過,台商前進中國大陸較沒有適應問題,若轉往東南亞市場,在語言與文化截然不同的情況下,顯然挑戰更大。

        晉麗明對此樂觀表示,台商到東協設廠已有2、30年的時間,早期前往的台商多從事製鞋、家具、成衣等產業,工作流程通常「一個口令、一個動作」,已累積了豐富的生產製程。

        加上當地很多幹部都會講中文,溝通上應沒有太大問題。幹部只要能控管產品良率、督導製程中有無瑕疵品,就能有效管理。

        他也補充,高科技產業到東南亞設廠,基本上仍以從事製造為主。即使對員工的素質要求較高,但因當地具備人口紅利,勞動力人口相對年輕,學習進度也較快。主要問題仍在於台商是否願意在當地投資硬體設備。

        事實上,加速投入東南亞的企業確實愈來愈多。如電子大廠和碩上個月宣布設立越南子公司;上市櫃公司之一的永豐金控也於3月宣布今年深耕東南亞市場。市值50億的電視及顯示器製造大廠瑞軒科技,原本大本營在蘇州,在中美貿易戰爆發後,2018年便前往越南設廠,並於今年擴建二廠,除了因應訂單需求,也減緩新冠肺炎帶來的衝擊。

        瑞軒科技發言人邱裕平表示,公司選在北越設廠,就是相中當地的勞動力及土地成本較低廉,加上中國近年來薪資上漲,已不具備勞動力優勢。而北越的經濟正要起飛,從成本來說,「等同10~20年前的中國」,相對是較好的選擇。

        邱裕平補充,越南政府為了振興當地經濟,及吸引外資入駐,推出相當誘人的關稅優惠。如「四免九減半」,讓外資可享最長4年企業所得免稅、9年所得稅減半,大幅降低企業需承擔的稅務成本。

        此外,越南和多國簽訂FTA自由貿易協定,台商若進駐當地生產,未來要將產品出口至歐美等地,都能享有較好的關稅優惠。

        不過,到東南亞國家設廠,也有不方便之處,例如語言障礙。他指出,公司到越南設廠前,若需經過任何協商,都得先找熟悉兩地語言及文化的顧問或翻譯處理,在初期籌備階段需耗費較多時間。



隱憂:準備好再去,但要留意政治問題

        台商逐步轉移陣地,未來的人才流向,將會有何轉變?晉麗明認為,隨著未來台廠逐漸撤出,人才勢必會跟著廠商走,帶動人才往東南亞挪移。

        104人力銀行今年從求職資料庫中針對「在中國工作且有主動應徵」的會員進行調查,詢問他們:「若不回中國,會去哪裡?」並於今年2月發布結果。調查顯示,有9成5的赴陸工作者表示會回台灣,另有近1成流向東協國家。

        晉麗明分析,新冠肺炎爆發期間中國多處封城,造成在陸工作者的心理恐慌,大幅削弱求職者西進或續留意願。

        儘管調查顯示,有一部分人才願意返台工作,但實際上,台商回流需評估面向廣,仍有待長遠觀察。有業者指出,將廠區移回台灣,須面臨本勞難尋、外勞配額受限等人力問題。加上台灣地狹人稠,且處於特殊的國際處境,土地成本高、電力是否充足、政治干擾等因素都將是挑戰。

        晉麗明指出,台灣產業轉型仍有不少問題待克服,加上國內就業低薪現狀未變,預料國人往海外尋找工作的趨勢仍會持續。

        不過,他強調,東南亞市場看似前景光明,但仍存在部分隱憂。東協國家與台灣存在歷史及文化背景上的差異,對台灣可能不太友善,部分當地人會直覺地將台灣視為中國的一部分。

        例如這次為了防堵肺炎疫情,菲律賓就因為中國疫情嚴重,曾一度也禁止台灣人入境。此外,不安定的政治因素恐怕也會干擾台商到當地設廠。

        邱裕平則提醒,人才若想前進東南亞,應考量如何克服語言及文化落差。由於越南當地對中文並不熟悉,倘若台灣人才有志赴當地擔任幹部,建議先強化語言能力及溝通技巧。
資料來源:Cheers雜誌



台灣就業通 國人海外就業資源中心網站

台灣就業通 國人海外就業資源中心網站


全球製造業投資設點趨勢圖
更新日期:2020/12/14
回上一頁
show
點選圖片可按右鍵另存圖檔
:::
:::